当前位置: www.mg4377.com > 语文 > 正文

毛澤東與毛澤全之間的深厚兄

时间:2019-06-15 14:02来源:语文
今年是我的丈夫毛澤全誕辰100周年。我以86歲的高齡,寫下毛澤東與我們一家人以及韶山鄉親們之間的一些往事,既表達對他們的懷念,也是為給后人留下一份紀念。 我和毛澤全相識是

  今年是我的丈夫毛澤全誕辰100周年。我以86歲的高齡,寫下毛澤東與我們一家人以及韶山鄉親們之間的一些往事,既表達對他們的懷念,也是為給后人留下一份紀念。

  我和毛澤全相識是在1942年冬,當時他在華野一師二旅供給部任副部長,我在蘇中二分區供給部任會計股長,后來二旅與二分區合並,我們便在一起工作了。當時他的姓名是王勛,共同工作一段時間后,經常接觸互相有了了解,經分區政委陳時夫、司令員段煥競從中撮合,我們於1943年春結婚了。當時他隻簡單說過他原名叫毛澤全,1938年從延安黨校畢業,分配到皖南新四軍軍部岩寺兵站當指導員。

  1950年部隊過江后,23軍駐扎在寧波,軍后勤部駐章橋鎮,我這時已經臨產,因為前兩個孩子都是在戰爭年代生產,這次想好好坐個月子調養一下。臨產前托人把我媽媽從上海接了過來。

  當時我們一家住在章橋一個殷實的老百姓家裡。3月26日下午,醫生到家裡來接生。我媽媽一直守在身邊,孩子順產生下來了。剛生下小孩沒兩天,毛澤全接到調令,要他即時去南京軍區后勤部報到。因23軍很快要去打舟山,我們不能留守。在小女兒遠平出生的第8天,我們出發隨行南京。記得當時我們老少5人加上警衛員、運輸員3人連同全部家當,乘坐一輛軍用小吉普加一個拖斗從章橋出發,經杭州、上海一路顛簸到達南京華僑路軍區招待所。我們倆都分配在南京軍區后勤生產部工作,澤全任部長,我任財務科副科長。

  1950年春我們調到南京華東軍區后勤部工作,王勛經組織批准恢復了原名毛澤全。1950年夏他出差去北京,回來后告訴我,他此次去中南海見到了毛主席。主席問他延安分別后到哪裡工作去了,怎麼一直未聽到消息。他告訴主席自己曾改名王勛。主席詼諧地說:好嘛!王字的筆畫端端正正,不像毛字底下還有個尾巴呢!接著詢問了他10余年來工作學習及組成家庭的情況,並向當時在場的陳毅同志介紹“這是我的弟弟毛澤全”,陳司令員笑道:“知道!我們在皖南鹽城軍部都見過。”1952年,我們又從華東軍區調北京總后勤部工作。

  1952年“十一”剛過,正值中秋佳節下午,中南海來車接我們一家去見毛主席。澤全和我及遠慧、遠玲、遠平三個女兒一道去的。進了中南海西門車開到一個院內,隻見毛主席正坐在一個涼棚下的藤椅上看材料。見我們來,他很高興地站起來說:“喲!澤全,你還有這麼一大家子,好!好!”我們倆趕緊走上前和主席握手,孩子也上前去喊:“伯伯好!”“好、好,娃娃們好。”主席高興地邊答應邊招呼:“坐、坐,大家都坐下來。”我見主席這樣熱情而隨和,也就放開情緒不再拘束了。主席問我家庭和工作情況,我說我是1940年在上海參加了學生協會,1941年隨一批同學到蘇北新四軍一師參軍,父親是教員,已病故,現有母親和兩個妹妹,兩個妹妹在上海工作,是解放前入黨的地下黨員。主席連連說:“好!好!你們是革命家庭!”他風趣地問我:“你是從上海去革命根據地的高中學生,為什麼要找澤全這樣一個土包子,種過地的泥巴坨子?”見我不好回答,他接著對我倆說:“這很好,你們一個是工農分子,一個是革命知識分子,我黨就是要知識分子工農化,工農干部知識化,互相取長補短,互相幫助學習。”主席還關心地問我:“看上去你身體較瘦弱,有什麼病?”我說:“沒大病,只是常頭痛。”主席說:“你去醫院看看耳朵,有時耳朵有病治好了,頭就不痛了。”我感激地答應著。接著他又問孩子們在哪兒上學,遠慧說:“我在十一小學三年級,妹妹遠玲在五一幼兒園,今天同學知道接我到中南海見毛主席,都要我代問主席好!”毛主席高興得一個勁兒地笑。談了一會兒話,葉子龍同志過來說進屋吃飯吧。主席說:“娃娃們不能吃辣椒,今天添盆炒雞蛋給娃娃吃。”

  進了客廳見到主席姨表兄王季范老先生,還有幾位從韶山來的鄉親也接到這裡來了,其中有主席的老師李漱清,主席幼時的伙伴鄒普勛滿舅舅(澤全的親舅舅)。聽滿舅舅說,老家鄉親們想來的人太多,經主席同意來才接待,不經事先招呼的來也不接待。到北京后主席很熱情,給每人制一套毛衣褲、一套料子衣服、一頂鴨舌帽子。滿舅舅鄒普勛在鄉間是個刻石碑文的石匠,一經穿戴起來顯得精神多了。吃飯時四菜一湯,都是苦瓜、茄子、辣椒之類,外加了一盆炒雞蛋。主食是紅糙米、小米加青菜做的二米飯。主席吃的很香,還細心地要一旁的秘書同志另放一個碟子說:“普勛有病、另外單獨夾給他吃。”

  飯后一起圍坐著,主席抽煙,我們吃蘋果。五歲的遠玲說:“伯伯,我給您跳舞。”主席高興地說“好!好!”遠玲邊跳邊唱,主席還和著拍輕輕地拍著手。兩歲半的小遠平很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坐在對面的主席。主席笑著指著她說:“你看娃娃這雙明亮的眼睛,正在仔細觀察周圍的世界,以后世界是他們的,有他們鑽研的時候呢!”

编辑:语文 本文来源:毛澤東與毛澤全之間的深厚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