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mg4377.com > 人物 > 正文

E不需要伊梅尔特式的数字化

时间:2019-05-29 12:06来源:人物
(本文正在参与钛媒体最新话题「卖掉数字集团,工业巨头GE会走向何方?」的竞拍,如持有不同见解,欢迎来投稿参与竞拍,发布你的观点,不服就来PK吧!) 就在我国工信部大力提

  (本文正在参与钛媒体最新话题「卖掉数字集团,工业巨头GE会走向何方?」的竞拍,如持有不同见解,欢迎来投稿参与竞拍,发布你的观点,不服就来PK吧!)

  就在我国工信部大力提倡发展工业互联网,提出“到2020年培育十家左右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一批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时,大洋彼岸传来了最新消息: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以下简称GE)准备出售工业数字相关资产。待出售的数字资产中包括了被誉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标杆产品——Predix。

  7月31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称,GE正在计划出售位于加利福尼亚圣拉蒙的GE Digital资产。这其中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MES软件、APM软件及ServiceMax。

  这一举措,让部分业内人士认为,GE数字化业务将要被割舍,工业互联网平台路线也被动摇,GE新任董事长兼CEO约翰·弗兰纳里同样违背了他刚上任时的豪言壮语:“GE绝对不放弃数字化战略”。

  据外媒透露,GE新任董事长兼CEO约翰·弗兰纳里在四月开始,就已经在削减GE Digital部门的预算,并遣散了部分员工。

  但结合GE近月来的种种举措,笔者认为,出售GE Digital、变卖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并不意味着GE已经放弃了数字化这一根本战略。只能说,弗兰纳里开始推翻带有前任杰夫·伊梅尔特风格的数字化产品,一改伊梅尔特式不计成本投入、打造独立的“数字化”、“软件”品牌的战略,开始重塑一条更聚焦、更细分的GE数字工业路线。

  彭博评论员同样认为,GE很有可能偏向于引入财务或战略投资者,而并不倾向于将上述产品独立拆卖。

  其一,就在几个月前,弗兰纳里依然在坚定地对外宣称,GE的数字化道路不会动摇。

  许多言论认为,出售GE Digital资产是新任掌门人言而无信的表现。但翻看过弗兰纳里本人的简历就可知,弗兰纳里在GE医疗集团成功地将GE医疗转型成为数字医疗,利用数字化战略为医疗供应商带来了颠覆性的解决方案。这样一位领袖,能不清楚数字化工业的未来?

  在上任GE公司第十任董事长、第十一任首席执行官之前, 弗兰纳里是 GE 医疗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任职期间成功实现了价值 180 亿的集团业务转型,2016 年业务运营收入增长达到了 5%,利润提高了100 基点。他奠定了医疗业务集团以核心影像技术为主导的成功地位,开创了数字平台以及解决方案、通过生物工艺解决方案拓展生命科学业务,并为细胞治疗系统业务增加了关键技术。他还负责主导发布了可持续医疗解决方案,为新兴市场的医疗供应商带来了颠覆性的技术。

  7月16日,通用电气与微软达成合作协议,发力工业物联网。这也是两家公司到目前为止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合作。7月24日,GE宣布投资工业物联网安全公司Xage,旨在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能源行业中工业系统的网络安全性。

  回头翻看2017年11月13日弗兰纳里在投资者大会上的首次发言,当时,这位新掌门人就已经提出,要加速GE的瘦身行动,使其成为规模更小、业务更简洁的公司。“GE未来将会进行总额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和业务剥离,包括运输、工业解决方案(GEIS)、电流和照明以及若干中小业务板块。”

  剥离GE digital部门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在伊梅尔特的带领下,GE Digital不断大肆扩张,收支难以平衡。而眼下GE的首个目标,应该是适应“细分为王”的时代,从扩张的道路上彻底调整方向,以稳定而又充沛的现金流重新挽回投资者的信任。

  但显然,整个GE Digital的运行轨迹是弗兰纳里所设想的“数字化”背道而驰。可以说,GE digital已经被业界公认为,是一个“烧钱”而非赚钱的部门,已经无法独立承载起通用电气帝国的“数字化”梦想。就在2016年秋天,GE Digital部门还花费了4.95亿美元并购机械分析公司Meridium,又斥资9.15亿美元收购了加利福尼亚州普莱森顿的ServiceMax公司(这家公司也出现在了待售列表内)。

  但“出售”举动,也并非意味着要彻底抛弃GE Digital,更有可能是意在引入可以携手共进财务或战略投资人,来缓解GE日渐沉重的财务压力,注入新鲜血液。

  因此,出售GE Digital应该是这是GE数字化升级之举,而并非“直接抛弃”。

  但这背后也揭露了一个令人难以忽视的事实——最早提出工业互联网这个概念,并将之产品化的工业巨头,也不得不寻求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帮助。

  作为工业互联网的标案产品,Predix诞生于2013年,GE投资PaaS厂商Pivotal,并在当年推出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2014年,Predix宣布开源开放。2015年,2015年,GE推出Predix 2.0,推出开发者平台Predix.io开发者平台,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利用平台来开发软件。同年,GE整合软件和IT资产,成立数字部门GE digital,Predix是GE digital的重要产品之一。

  Predix原本是为服务GE内部的离散型工业业务而开发出来的,后续随着不断完善和扩大,也有许多合作者和开发者在Predix平台上开发软件应用。

  诞生过程也决定了,Predix最早期是一个PaaS平台,随着不断对该平台的完善和延伸,成熟的Predix已经包括边缘+平台+应用三部分。

  边缘端(从设备上进行数据采集),Predix不直接提供实现数据采集的硬件网关设备,但是提供了一个网关框架——Predix Machine,以实现数据的采集和连接。由Predix提供Predix Machine的开发框架,支持开放现场协议的接入,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开发相应的设备进行接入。

  平台端Predix Cloud则是整个Predix方案的核心,通用电气首席技术官Drumgoole也曾对媒体表示,通用电气超过 90% 的新应用软件都是在公有云中运行的。

  可以说,如图所示的GE 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架构,给业内提供了一个规范的模板。

  建设Predix和整个数字化工程,GE花费巨大。但整个GE Digital部门在年的收入仅为5亿美元,还处在亏损状态。在现金流压力下,Predix成为了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产品。

  GE的Predix平台仍然是针对离散型的工业类型。它设计的主要思路是针对大的行业类型、设备类型。而工业企业,有许多“只存在某一个工厂内”的特征性问题,碰到这种问题是,Predix平台势必要碰壁。

  GE一贯将Predix定义为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模块化服务型产品,强调互联网公司风格,但互联网目前解决的仅仅是简单的消费场景,模式化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并不能匹配所有类型的生产线。而考虑到GE又是一家极其重视流程、规范的制造业企业,他的Predix产品也要求企业需要按照制造业的思路、模式走,而不是从运营者的流程走,物(生产线)与网(互联网平台)脱节,这一点就让Predix产品很“难用”。

  GE作为设备商和平台商,很难接触到用户实时的核心运营数据,没有数据的滋养,工业互联网的生命力比较有限。GE是设备的生产制造商,一旦将产品卖给运营商,它其实并不掌握核心数据,例如对于设备维护,往往只能根据历史数据做出概率性的建议,而无法根据实时设备运营数据来给出明确的指令。

  自媒体“知识自动化”作者林雪萍在文章中也表示,GE内部大区销售经理透露,GE公司过于追求互联网的做法,使得Predix的销售业绩,充满了巨大的 考核压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使命。这也使得大量的GE中层干部纷纷选择离开。

  每个大型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其掌门人的执政风格,GE也不例外。比起杰克韦尔奇的快速扩张式的开拓者,杰夫伊梅尔特继承了前任的“大手大脚”却又不得不瘦身的过渡者,金融出身的约翰弗兰纳里更符合一个改革者的身份,也更懂得华尔街的人们想看到的是怎样的一个GE。

  曾负责领导过缩减GE金融集团业务、拆分 Synchrony 金融公司上市以及出售 GE 家电业务等关键项目的弗兰纳里更擅长大刀阔斧的改革,而自他继任以来,GE便踏上了瘦身的快速路。

  擅长资本运作的弗兰纳里,当然也会更倾向于利用投资更少、回报更高的方式去发展数字化工业。既然他希望GE变得更加简洁,这也就意味着,GE要重新回到垂直细分领域的板块称王。事实上,在医疗集团的改革已经让弗兰纳里尝到了甜头。他在逐步将GE重新聚拢到“电力、航空、医疗”三大细分领域,并将数字化变为工具,一步一步将它溶解到细分领域出去。

  华尔街日报也称,约翰·弗兰纳里扩展支持通用电气数字化的使命。他计划把数字化的重点放在软件的现有客户和核心业务,而不是迎合其他行业。“弗兰纳里先生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预计Predix产品收入今年将增加一倍至10亿美元左右,他希望通用电气数字到2020年收支平衡。”

  然而,无论是哪种路线,弗兰纳里治下的数字化GE,面临的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的激烈竞争局面,一方面要接受来自老牌工业对手西门子等大厂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接受科技公司的挑战。而远在大洋彼岸,工业互联网之火正在星星燃起。工信部数次发文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大型央企也正在摸着石头过河,例如华能集团,已经推出了一个可以像查杀电脑病毒一样,靠机器学习直接诊断出工业设备问题的工业互联网平台KXM。这一场工业数字化路线之战,谈论胜负还为时过早。(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赵宇航)

编辑:人物 本文来源:E不需要伊梅尔特式的数字化